哪有开户送礼金的 中期选举前放大招?特朗普急于开启与欧英日贸易谈判

来源: 联商网 2020-01-08 14:24:04

哪有开户送礼金的 中期选举前放大招?特朗普急于开启与欧英日贸易谈判

哪有开户送礼金的,中期选举前放大招? 特朗普急于开启 与欧、英、日贸易谈判

冯迪凡

美国对欧出口5270亿美元,进口6270亿美元,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总和为1000亿美元,如剔除服务顺差,则美国对欧盟的货物逆差为1514亿美元。

面对中期选举所带来的不确定性,在欧盟、日本等贸易伙伴对展开贸易谈判态度保守的情况下,特朗普政府毅然决定“抢跑”。

当地时间16日,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(USTR)正式致信美国国会:拟同欧盟、英国和日本展开三项独立的贸易协定谈判,并在发给国会的三封信件中,挨个诉苦“欧日英”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对美国贸易发展带来的障碍。

按照促进贸易授权(TPA)相关规定,美国政府必须在通知国会90天后,才能开始与欧盟、日本和英国磋商,实际上上述谈判的开始日期有可能会更晚。譬如欧盟近期表示,美欧自贸协定谈判连“准备工作”都没开始,而英国则必须在彻底脱欧之后(2019年3月29日)才有权利同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协定谈判。

不过USTR的声明则体现了特朗普政府在开展双边贸易谈判方面的“急切之情”。USTR代表莱特希泽在声明中表示,希望为美国工人、农民、牧场主和企业完成这些谈判,并达成“及时并有实质性的成果”。

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2019年1月2日换届后新美国国会开始运作,然中期选举后美国会共和党和民主党掌控情况或有变化,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年底之前做出了该程序性申请;该申请需要(共和党控制的)国会进行讨论,不过考虑到上述贸易谈判方对美国十分重要,国会应当会放行。

美日谈判预计明年初开启

USTR向国会发了三封信函,分别是有关同日本、欧盟和英国开启贸易谈判的申请。在有关日本的信中,USTR指出,美国和日本分别是全球第一大和第三大经济体,经济总量在一起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30%。

2017年美国对日出口总额为676亿美元。该年日本也是美国农产品第四大单一国家市场,2017年美国对日出口农产品总额为120亿美元。

USTR在该信中写道,日本虽然是重要的出口市场,对于美国产品而言仍存在诸多限制。2017年,美国对日本的货品和服务贸易逆差为689亿美元。

USTR并在信中点出了美方希望进行谈判的领域:汽车、农产品和服务贸易方面。

USTR指出,在汽车、农产品和服务贸易方面,多年以来,美国产品在进入日本市场时仍面临多重关税和非关税壁垒,导致美国对日产生了巨大的贸易逆差。

USTR并在信中指出,美日双方在9月28日于纽约举行的首脑会谈中已经同意启动贸易谈判。

目前各方预计,美日双方的谈判最快会在2019年1月中旬前后启动,根据TPA有关规定,USTR需要在正式启动谈判的30天之前,公布其详细的谈判目标。

不过美日之间对于该谈判的定位仍有偏差。美方一直都将此谈判认定为自由贸易谈判(FTA),而日方在一直逃避和美方开启双边谈判未果之后,表示要谈的仅是货物贸易协定(TAG),即谈判对象仅仅是货物贸易,不包含服务贸易。

此前常年从事对美贸易工作的周世俭深谙日本的谈判之道,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日本在同美国的多次贸易谈判中有两个特色:第一就是绕弯弯,避免正面冲突,表面答应背后却不执行;第二是拖字诀。但是在面对特朗普政府时,日本做出忍让是因其亦有难处:日本必须考虑其汽车行业利益,并顾忌美国有可能推出的全球汽车税。

对美国的汽车出口是日本经济的主要增长来源,汽车占日本对美出口额40%,如果针对汽车征25%关税,日本近一半的贸易就“黄”了。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日本是个外向型经济国家,国内市场狭小,十分需要外国市场。

欧盟不急美国急

2017年美国与欧盟的双边货物和服务贸易总额超过1.1万亿美元,美国对欧出口5270亿美元,进口6270亿美元,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总和为1000亿美元,如剔除服务顺差,则美国对欧盟的货物逆差为1514亿美元。

USTR在发给美国国会的信中指出,虽然美欧之间的贸易额已经达到了此种量级,然美国出口商仍在欧盟市场上面临着诸多关税和非关税贸易壁垒,这也导致了美国对欧盟出现了常年巨额逆差。

USTR并指出,美欧之间在7月25日达成了首脑协议,预计将展开贸易谈判。在同英国的贸易谈判方面,USTR则指出,美国和英国是全球第一大和第五大经济体,考虑到英国目前仍需退欧,双方的贸易谈判将在2019年3月29日后,在英国准备好后“尽快展开”。

2017年美国与英国的双边贸易总额为2359亿美元,美国对英出口1259亿美元、进口1100亿美元,货物和服务贸易顺差为159亿美元。

不过,欧盟方面多次表示不急于同美国展开双边贸易谈判,且欧盟内部以及成员国内部对此都存在分歧。

在欧盟方面,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伦(CeciliaMalmstrom)曾在近期直言“和美国在贸易政策上存在深刻分歧”。

马尔姆斯特伦近日并表示,美欧之间在自贸协定方面连“准备工作”都没开始。

“我们和美国没有展开任何谈判,就算是在工业产品方面的贸易协定准备工作都没有真正开始。”她表示,“我们现在关注的就是监管合作部分。”

而在纽约参加第73届联合国大会发布主题演讲期间,法国总统马克龙重申,各国应避免与任何拒绝遵守《巴黎协定》的国家签署贸易协定。

2017年6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正式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《巴黎协定》。

法国欧洲与外交部长下辖国务秘书勒莫瓦纳(JeanBaptisteLemoyne)也在10月上旬的一次欧盟贸易部长会议上重复了这一观点,表示:其一,农业问题是法国的底线,任何贸易谈判不能谈农业产品,其二,欧盟只能同遵守《巴黎协定》的国家谈贸易协定。

但德国出于自身汽车等行业考量,则显得比较积极。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(PeterAltmaier)在前述欧盟贸易部长会议上表示:“时间紧,我们要动作快点。要为一个能够涵盖尽量多的工业产品的协议而努力,这就是我们的立场。”

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在美欧高层达成要进行自贸协议谈判的共识后,欧洲内部对此看法慢慢有了变化,且态度不一,其中法国对此番谈判的怀疑和反对声音尤强,同时各方也在观望美国中期选举结果。

与欧盟相比,美国则急于同欧盟达成零关税自贸协定。此前USTR希望在两个月内能在技术性壁垒方面达成“早期成果”,并为美欧在未来两个半月中的谈判规划了路线图。

9月10日,莱特希泽曾专程赴布鲁塞尔同马尔姆斯特伦会面,举行美欧领导人会晤后的首次部长级会面,两人预计将在11月再次举行部长级会议。

“TPA的精髓是要么同意,要么整个不同意,不能随便修改条款,因为对某个条款产生意见很容易:国会每个议员都有自己的诉求,如果任由其提意见,那贸易协定就谈不成了。”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即便如此,贸易谈判任重道远,美国政府虽然心急,若参考2013年开启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(TTIP)谈判或2010年开始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(TTP)的谈判过程就可知,在贸易谈判上不能心急。

你可能会喜欢:

回到顶部